特朗普经济学的意外惊喜

如果美联储不能把握主导,在政策上压制特朗普的扩张性财政方案,那么美联储官员们将被动的追赶经济形势,继而扼杀近十年来的经济扩张。

当《华尔街日报》分析师在展望税改方案和新的联邦预算法案将刺激经济增长和通胀上扬时,美国中央银行官员心中仍在铭记危机后时期的教训,注重巩固经济衰退应对工具。

在周五由芝加哥大学布思商学院赞助的年度货币政策论坛上,纽约联储行行长杜德利(Bill Dudley)和波士顿联储行长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为美联储在大萧条之后购买3.5万亿美元债券的做法进行了辩护,称如果经济发展迫使利率再度回归零水平,可能会重启大规模资产购买。

鉴于长期债券收益率接近偏低的实际利率水平,近几周,这两位辖区联储主席和其他官员都呼吁对央行的操作框架进行回顾。

克里夫兰联储行行长梅斯特(Loretta Mester)在周五的会议上表示,“尽管经济复苏进行缓慢,但目前的经济扩张较为平稳、就业市场表现强劲,通胀也有望在未来两年继续朝着2%目标持续靠拢。”“尽管如此,危机过后的经济环境在某些重要运行方式上也会和危机前的情况有所不同。”

–自然利率下降

美联储研究发现,所谓的实际自然利率已经下降至历史最低点,美联储点阵图中的长期联邦基金利率中值位于2.75%。这导致的结果是美联储可能无法将利率水平调升至过去的高度,同样在经济衰退时也没有较多的下调空间。

杜德利周五提到,“即使是普通的经济衰退”都可能让美联储陷入困境,只得下调利率至零水平和重启非常规性政策工具。几乎所有的经济衰退都促使美联储下调名义利率水平,下调幅度远远大于前述差额。

然而未来几年经济增长可能会继续支持经济扩张,同时增加基础设施和资本支出也会刺激生产力提高。如果通胀率大幅上扬迫使美联储迅速加息,那么触发经济衰退的风险会更加现实。

–特朗普经济学的意外惊喜

美联储内部的经济学家以及私人部门经济学家花了数年时间呼吁共和党领导的国会在经济复苏乏力期间使用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但收效甚微。而现在,美国国会已经摆脱了财政紧缩,而美国经济也达到了充分就业,不存在产出缺口,全球经济增长也有所加快。

实际上,在1月末的政策会议纪要?在预算法案通过前举行的会议?显示美联储官员承认税改法案“短期内产生了作用可能要比事先预期的更显著”。

然而,美联储继续强调刺激政策的实质?短期性,称今年大部分效果将在今年体现,不会延续到2019和2020年。如果通胀继续朝预期上扬,那么加息也要加快。

正如达拉斯联储行行长卡普兰(Rob Kaplan)上周指出,“历史告诉我们,如果美联储在当前经济周期阶段撤除宽松政策等待太久,过剩效果和失衡将会积累,美联储最终将陷入被动追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