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央行会议纪要显示房价对政策至关重要

若近期应对家庭债务增加的举措成功减轻部分风险,但向房价施加重大下行压力,则澳洲央行(RBA)货币政策平衡动作可能迈向下调现金利率。

澳洲央行在周二公布的5月份理事会会议纪要中重申,须密切监控劳动和住房市场发展。

该行还重申近期抵押贷款利率上升的全面影响,并需时间来评估近期加强楼市监管的影响。

会议纪要和近期澳洲央行行长洛威(Philip Lowe)评论表明,澳洲央行将密切监控近期所实施房价相关政策的影响。洛威在最近讲话中称,这些政策并非旨在拉低房价,而是应对家庭债务增加。

会议纪要暗示澳洲央行警惕房价下跌对消费的影响,称“房价下跌也会抑制消费增长”。

这一点至关重要,因澳洲央行中心预测为未来一段时间消费增速将略高于近几年平均值。澳洲央行称若贸易条件上升导致家庭收入增长,则这一预测存有上行风险。

澳洲央行继续认为劳动市场中闲置能力会逐渐下降,但如何衡量闲置能力程度存有重大不确定性,因近几年就业不足更高。

会议纪要详细讨论了就业构成、最近几十年兼职就业占比上升和兼职就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更具周期性。

澳洲央行称料失业率将逐渐下降,但提醒存在下述风险,即若劳动需求增加遇兼职员工工时上升(会降低就业不足率而非失业率),则失业率可能维持在高位。

工资增长前景鲜有变化,澳洲央行称工资不太可能进一步放缓,但任何增长都将是渐进性的。

因此,若未来数月楼市活动降温以回应最近监管措施和银行上调抵押贷款利率,则澳洲央行可能具有进一步下调现金利率而未增加楼市风险的空间。

若经济增长弱于预期,则现金利率下行风险可能增强。澳洲央行在会议纪要中称近期数据表明2017年伊始经济温和增长。不过,迄今所公布数据显示首季经济增速可能大幅放缓,部分经济学家称季率可能持平或甚至萎缩。

至于中国,澳洲央行称中国经济前景 主要是该国楼市 仍为澳洲出口和贸易条件的主要忧虑来源。